上城区     下城区     西湖区     江干区     拱墅区     萧山区     余杭区     滨江区     富阳市     建德市     临安市     桐庐县     淳安县     市属单位  
馆办刊物
 
历史回顾
2012年度期刊
2011年度期刊
2010年度期刊
2009年度期刊
2008年度期刊
2007年度期刊
 
编辑委员会
群文信息 > 馆办刊物 > 杭州群众文化 > 2012年度期刊 > 第四期
质内文外 体用相生

——浅析沙体书风印风形成原理

  中国书法家协会、《中国书法》杂志于2000年2月组织专家投票评出二十世纪十大杰出书法家,当代书坛巨擘、著名学者沙孟海先生以其书艺的造诣和声名,以及精湛的学术,赫然名列其中,这是对沙孟海艺术学术生涯的综合公正定位。多年来,无论在沙孟海生前身后,撰文赞美其书其学其人者都可谓众多。本文试以沙字的文与质,来探讨沙体书风的体与用,并进一步分析沙孟海书法风格的形成原理。
  沙体书法予人第一感觉是豪迈质朴,古风扑面,厚重飞动,暗合了苏东坡评米芾书法(风樯阵马,沉着痛快)之言,赏读之,一种质朴的古风是贯穿始终的,笔墨间洋溢着金石气。同时却也感到文采盎然,绚烂之极,文质兼备,矛盾的两极得以很好的统一,无痕的融合,是一种蕴含中庸之道的高明艺术。
  其中沙体中的质,就是高古朴素,凝结为一种称为金石气的物质。它是决定性的,是其艺术品位的核心,是传统碑帖经典的缩影,体现其继承传统的量和质。沙孟海十四岁时,父亲去世,在父亲的遗书里,见到《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》,以后常常临写。在此阶段,见过一位在慈溪的前辈书家梅调鼎的字,他对此碑很有研究,写的字一任自然,富含真趣,气格高逸,对沙孟海启发很多。《怀仁集字圣教序》虽然是以王羲之的墨迹为母本,但集字之后,经过凿刻,面貌已宛然是碑,刻工使刀如笔,拓出来呈现苍劲漫漶斑驳自然的模样,观之,力透纸背,笔画结构已如钢筋铁骨。沙孟海临习书法吃的第一口奶,是可以称为碑的。后来为改变笔力软弱,功力浅薄的现状,就集中精力攻习篆书。从父亲用过的书里找到了《峄山刻石》《会稽刻石》,后来又买来吴大徴篆书《孝经》《论语》,坚持每天临习,打下了扎实篆书基础。篆书里无论大小篆,距离我们的祖先最近,系师法造化宇宙社会生命而成,天然有着一种高古、苍茫的原始气息,从这时起这种艺术气息就逐步进入沙孟海的心灵深处,并且潜伏。沙孟海后来的字不但给人一种势沉力厚的质感,而且朴素自然,不事雕琢,应该与此功底分不开的。他后来看到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梁启超临《圣教序》《枯树赋》,用方笔写,锋棱毕现,很有金石气,过几年又看到明代书家黄道周的楷书、行草,方笔写的效果很奇特,与己心契合,就专学黄道周。浙江慈溪人钱太希,精于北碑,他以《张猛龙碑》的笔法,长枪大戟,振笔直书,沙孟海也喜爱如此写,并说:我也曾按照康有为《广艺舟双楫•学叙篇》所启示的程序临写北碑,此后写大字常参用魏碑,觉得气局开张,也稳重。这便是沙孟海书法的质,后来虽然也多方取法,内涵却最终归于此路,练出来独特的线条和气息,有了这个核心,也就有了所谓内在的体。
  黄道周的用笔以方笔为多,尤其在小楷和行草书表现最明显,其结体更是奇诡,采用章草的左右取势法。章法则采用字距紧,行距宽的黑白分割法,使行气愈加流畅贯通。沙孟海佩服黄道周的学问品格,取法逐步从王羲之一路转向了黄道周。在外在造型布局上,多借用黄氏方法,一直延续到晚年。沙孟海临摹黄道周,基本保留了黄氏的运笔和结体,稍变其诡异为平正,不过左右气势更为开张,写出了索靖的章草味道, 这可从1949年临摹黄道周留给张令杭的横幅(纵27厘米,横73厘米)上略见一斑。沙孟海写扇面时尤其喜欢采用这种章法,这个面貌以后逐步就定型下来。沙孟海年轻时很喜欢颜真卿的《蔡明远帖》《裴将军诗》《刘太冲帖》,常常临写,故气格开张外拓。隶书则喜欢庙堂气十足的伊秉绶,伊秉绶恰是学颜有成的。在杭州岳庙塑像后摹刻有沙孟海行书岳飞满江红词,老笔纷披,行气流畅,尤其在闌,功,里,閑,闕等字,吸收了颜真卿外拓开张,外紧内松的结构特点,厚重,有着不拘小节,乱头粗服的风韵,深得颜真卿书风精髓。在行书草书方面,沙孟海还主要取法了苏轼、王铎,使他的作品充满了张力,后来成熟期的作品如1985作《行草书司空图诗品长卷》,纵33厘米,横度达900厘米,结体较扁,显得憨实、藏巧于拙,应该得之于东坡甚多。沙孟海在章草上同时下足了功夫,所作章草面貌独具 ,试看1986年所作《节临阁帖诸葛亮传文》及《章草写书谱起始段条幅 》,可谓吐气如虹,横绝太空,纷纷扬扬,以皇象、索靖遗意蕴含其中,以此二者为体,附加上本人雄浑超迈的个性,形成了沙氏独特的章草气象。
  体者,人性之本;用者,才情之挥洒施与。沙孟海书风之体就是沙孟海内在的一些东西:素质、修养、内涵、理论,是他为人的根本;用呢,就是一些诉诸我们视觉的东西:书法面貌、形式感、运笔、实践,是创作才能的表现。沙孟海本质是个质朴之人,社会责任感强,不喜繁华累赘,搞学术只为廓清一些模糊错误似是而非的说法,考证出有实际意义的概念。比如在印学历史里,非文字的印一般称肖形印,沙孟海在《印学史》及与学生友人谈话中认为改称图像印为好。又如沙孟海认为称“某某书法展”不妥,应称为“展览”,单称“书画展”是日本那边的叫法。在《两晋南北朝书迹的写体与刻体》一文中,认为要将某个碑版做两面看,分别观其写手是谁,刻手是哪个,各自优劣如何,区别对待之,破除一味崇碑拜古的思想。又如在《印学史》著作中,历代印学家的排序,认为米芾为第一代,赵孟頫、吾丘衍为第二代,王冕为第三代,文彭、何震则要排到第四代。这些纷纷扰扰、莫衷一是的问题,经沙孟海这样考定厘清,令广大书坛印界中人耳目为之一新。
  沙孟海的篆刻也体现了其“质朴含蓄”的理念。虽然和王个簃同时师法于吴昌硕,但并未去走诸乐三那种追似缶翁的路子,更多的是再现汉印的神韵,提取明清印人的样式,展读《沙孟海篆刻集》,所见皆落落大方,字法章法严谨不呆板,巧不外露,平易深沉。如《凿山骨》《金石刻画臣能为》等作品。这是直接秦汉的高明所在。书为心画,印亦然。非质朴平淡之人断不会走这貌不惊人,严守法度,绵远悠长的路。这是沙孟海几十年守望传统之体,坚守本性之体的实践表现。“体”犹如树之根,“用”好比花枝叶果。体与用是和谐互生的关系,如果一个人的根本都不稳固,那他有再多的才也是无益,一个心智不健全的人,多才反有害。所以一个人要想有为,就必须将体与用紧密结合、巧妙运用。
  体与用对一个艺术家成长很重要,切不可偏废其一,须两者结合,才会更强、更壮。一切艺术都是万法不出体用的关系,体即是本体、理体。包括人性之体和艺术基础之体。用即是作用、相用。用表现为人的风采才华,作品的文采,没有质的内核,文的外现就失去了依附,艺术不会达到天人合一之境。离体无用,离用无体,体用是一体两面之说而已。当作用之时,体在用中;当不作用之时,作用归体。如水与波之关系,波是由水所起之涟漪,涟漪不离水,水以载波,那么体与用之关系,亦复如是!
  沙孟海晚年犹临帖不止,精品不断,以行草为主,篆隶楷书兼能。以北碑为骨,金石质朴之气为体,以南帖之连绵多情致为血,用以豪迈之气度,显得气骨丰满。沙孟海曾说,临摹好比赚钱,创作就是花钱。从阴阳平衡的原理来看,阴为体、阳为用,如一个人发散挥洒于外的“用”“才”太多,没有注意内在的“本体”受到的亏蚀侵蚀太厉害,所以导致会掏空自己,作品精神匮乏。很多起始势头不错的艺术家,到中老年后作品品味缺乏提升,不能变法,知晓了为时已晚。多年来,体早亏于多时了。不能养“体”,何谈其他!
  综言之,沙孟海其艺其人质朴于内,文采而外,以金石碑版为体,文采气度为用。技法上以篆书章草为体,以颜真卿、隶书体势为挥用,骨气洞达,血肉丰满,成就了上品艺术书法(东坡有言:骨肉神气血俱全,可称为“书”。)沙孟海继承了历代经典,勇创了一种新面貌,开生面(齐白石句),这是体用和谐互生的成功例子。沙孟海艺术成功原因很多,比如时代、经历,文史修养等,限于笔者所学尚浅,或囿于所闻,难免未能就此深入谈及要旨,不能切中肯綮,以上浅议,尚望识者方家勿吝赐教。

  参考文献:
  [1]《中国书画名家精品大典--沙孟海》,浙江教育出版社
  [2] 沙孟海著《印学史》,西泠印社出版
  [3]《沙孟海书法集》,上海书画出版社

 


 

作者:王江松
来源:本网
发布时间:2013-01-21
点击次数:149
返回目录】 【打印本页】 【关闭窗口
 
第一期 第二期 第三期 第四期
 
版权所有 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08-2010,All Rights Reserved

建议使用Internet Explorer5.5版本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8分辨率以上浏览本网站